和彩彩票: 联友科技自主圆桌:汽车共享会成为智能出行的终极未来吗?

  • 车云菌
  • 发表于: 2018/06/20 17:56:29 来源:车云网

豪享博娱乐 www.o7q5.com.cn 终极未来,这个话题噱头很到位。

今日,2018T行神州总第57站武汉站的活动在武汉泛海喜来登酒店举行。本次活动以“智慧出行服务的资源整合与商业模式”为主题,对未来智慧城市与汽车出行的有机融合进行了探讨。

在下午的两场圆桌讨论环节,联友科技自主圆桌以“汽车共享会成为智能出行的终极未来吗?”为话题进行了讨论,其中参与讨论的有

  • 东风启辰经营规划部新视野发展科科长,文勇

  • 有车出行CEO,崔睿哲

  • 阿里巴巴集团高德地图开放平台副总经理,詹宏波

  • 大陆汽车投资(上海)有限公司智能交通系统业务单位产品总监,童捷

  • 东风电动车,李尚城


以下是圆桌讨论环节的速记

今天的议题不仅限于这五位嘉宾,可能让武汉电动车的高董发言,开始今天的议题,从早期的出租车到网约车到分时租赁,政府的政策有新的出行模式,厂家对车型的快速迭代和研发,出行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政府、汽车厂商、平台公司应该如何共赢和转型?先有请代表厂家的文勇发言。

文勇:针对这个问题,我讲一下,从车厂的角度,我们的看法是值得商榷,可能未来我们的客户对出行服务的需求,肯定是增长的,但对于产品的需求是会存在的,不存在替代的关系,而是整个市场变得更多样化了,这是我们最基本的认识。

从车厂现在转型的角度来说,我们目前的态度是积极的,从提供产品向提供服务这个角度,目前车厂是积极的在转型,我所在的公司东风启辰为例,东风启辰可能大家不熟悉,这个品牌在2010年成立,当时在东风日产内部的一个子品牌,去年2月7号这个子品牌独立出来,成为东风有限旗下的分公司,这个分公司和东风日产平级,我们的上位公司是东风有限,是东风集团和日产公司各占50%的合资公司,它才是真真正正的独立法人,我们跟东风日产现在加起来也是接近一年150万的销量企业,我们还是比较小,去年销售产量是14万,整体面向出行转型,是在有限的大战略下展开的,刚才他提到的在共享出行领域,进行试点的运营,我们投入了近百台内部园区运营的项目,还有一种车厂在尝试的模式是注资的模式,在座有听说我们国内的三大国企,想联合起来成立一个百亿规模的出行公司,等等这些都是车厂在这个领域的积极尝试,我先说这些。

詹宏波:我想说一下,大家看我们高德抬头是开放平台,大家不知道开放平台是什么,大家认为高德地图开放平台是把位置服务开放出去,会把一些优质的服务开始做,比如在高德上能打车,能骑ofo和摩拜,刚才的课题也比较有意思,我们会认为未来的出行业态是怎样的,会从2B和2C的角度来看,用户有车出行和无车出行,有车出行是买一辆车,每个人都有这个需求,无车出行大家会分业态,像滴滴打车,或者是否要做共享单车或者共享汽车,这都是我们在做的方向,2C的角度我会认为,每个人拥有车的观点不会变化,入网信息是固定的,大家的出行需求在往上升,共享是未来的路,2B的角度我们在为所有出行企业提供服务的过程中,可以看到高德开放平台里提供了,基本上大家能看到所有的数据平台,比如说滴滴,分时租赁的企业会更当,基本用的底层的地图都是高德服务,我们也会去分享,到底未来的分时租赁市场和网约车市场是怎样的,我们和很多高层在碰的时候,从政府的角度希望看到便于管理,滴滴的效率和安全的问题,或者一家独大和黑车运营大家都在诟病,但没有办法治理,不论是以主机厂为前提的业态还是以互联网公司为前提的业态,还是以租车为背景的业态,大家都在做这件事,不一定挣钱,但可以讲故事融资和上市,各个地方的政府在极力的支持这件事,我的背景之前是做滴滴的,它是在天津成立的,除了黑车的运营和我有关,其他都和我没有关系,我最近在频繁的出差,因为各个地方的政府和联合主机厂和租车企业和租赁公司都在做这件事,未来我们会认为,在很当的论坛上会讲,我们在通过我们的能力帮助更多的企业做你想做的事情,不论是基于路线的规划实时的交通,包括能力,我们现在做的几个重要的事情,第一是体现效率,第二是提升用户和司机的体验,第三是提供更多的容量,我们认为未来的业态一定会变,玩家也会变,对于用户的需求是不会变的。

童捷:其实大陆汽车和博世非常类似,是汽车技术的供应商,传统角度来讲,提供的是汽车零部件,我们都知道在汽车行业,正在经历一个快速发展或者是正在进入到一个产业融合的阶段,我们知道现在提倡汽车的四化,有一个是分享化,在这一块,其他的几块大家都清楚了,我们说电气化、电子化、网联化、自动化,不同的车厂会有拆分,站在技术的角度来看,这个行业并不是在被颠覆,而是顺应市场和用户的需求在不断的演进。

从大陆的角度来看,我是来自于IPS部门,传统大陆提供的是硬件相关的能力,我们部门更多的是在肩负着把硬件结合行业的应用,共出行化的应用,去做一些场景化的解决方案,我们现在也在和非常多的主机厂探讨如何在前装的场景上做升级的改造,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趋势,我们现在来看出行服务的市场,仍然认为它还没有进入到一个全面爆发的时期,是一个早期的预热阶段,现在在市面上能看到的出行和分享的产品和整车,更多是一些后装的解决方案,还没有来自于车厂的发力,我们现在接触到非常多的主机厂,在研究如何能在前装级别去定义更好的,更针对与市场的一些产品,其中就有非常多的从主机厂角度能发力和提供优势的地方,从网联化、用户体验、安全性,可能是一些运营公司非常乐意看到的,降低运营成本的一些方案,都会变成一个前装级别的产品,我仍然觉得我非??春迷诔鲂惺谐?,真正进入到主机厂的赛场阶段,会有更多更好的产品。

崔睿哲:我们叫有车出行,这个名字比较特别,我们的口号是出门就有车,我们真的希望能做到出门就有车,苦于我们是干分时租赁的,这一点很难实现,目前这个阶段下分时租赁还是人找车的阶段,还不是车找人,车找人是网约车,便捷性上我们不如网约车,共享出行这个话题比较大,我们就是共享汽车,我们就是干分时租赁的纯电动汽车的分时租赁,公司在北京,主要战场在北京,规模不算大2000多台车都是新能源,3年多前我们就开始做分时租赁,之所以做这个行业,我们看好的是新能源行业的大发展,第二从出行来讲,虽然现在看我们做的是分时租赁,如果把分时租赁再加智能驾驶和无人驾驶就是网约车,从长远的未来来看,分时租赁可能颠覆滴滴,滴滴的司机要下岗了,针对这两点为什么我们要干,怎么转型?

政府角度,我们公司的战略是做一二线的限购城市和准限购城市,对于企业只发新能源了,我们就做这样的城市,我们非常乐意看到政府做这样的事情,你想发展共享汽车,政府必须要限制个人小客车的发展,比如我的家乡,离武汉很近,河南信阳,我的家乡算四五线城市,道路上挤满了车主辅路,我们家堵车比北京还严重,这样的城市也无法限行,我也无法做分时租赁,政府从政策上要支持共享汽车的发展,包括停车的资源上,这是需要政府转型的,车厂的角度来讲,我们公司在创业公司里是少有的自己自采资产做分时租赁,我们和主机厂关系很好,我能帮你消化车辆,帮你做运营,主机厂觉得你不如给我一个合适的价格我来做,大家应该各自做自己擅长的东西,主机厂的转型,专心做产品,做好车就可以了,这是我的观点。

李尚城:我们东风电动以前是做整车的,2012年开始不做整车了,今年开始我们有一部分业务向出行服务扩展,我本人在做出行服务例的智能网联零部件研发,包括和航盛在做车机的配套后装,我们有零件和出行平台,从我们公司的业务的转型开始,在东风公司内部把出行平台有一个展示,包括零部件的展示,我们的观点是智能出行里,共享汽车是非常大的市场,真正的东风集团来看,不会把所有的精力投放到里面,东风二级板块里已经在做一些尝试和转型的布局,包括未来我们的三年规划,智能网联里的分时租赁和网约车是我们目前重要的业务制约,北京市网约车有500多台,下属的有3个分子公司都是和智能出行共享汽车有关,这一块我们在智能出行方面,主机厂会在某些领域,或者把他的一些资源积极的投向汽车共享,我们不是想把互联网企业干掉,是想跟他在一起玩儿,同时有一个想法,在出行里面现在的车辆都是通过后装来做的,我自己也参与过子公司的分时租赁的后装全过程,会存在一些车辆全生命周期的安全隐患,包括数据的传递,会有APN,给整车厂或者自己,会有一些数据我们拿不到,我们希望在这方面有布局,通过出行服务掌握新能源车辆,尤其是汽车共享的电动化车辆的研发和运行中的技术参数,通过这些参数和运行大数据,提升整车产品的水平,为共享汽车打造一款定制化的全新产品,这是我们东风这方面做的尝试。

主持人:听完各位大咖的转型之路,崔总说到的观点,整个车厂与互联网公司结合的转型,在上个月的滴滴事件遇到了安全社会的问题,国家也好,政府也好,都有相应的应对措施,我们从技术层面和平台层面,应该如何规避这个话题请崔总说一下

崔睿哲:事件发生了,当时我们特别想做一波PR,但是不合适,这在分时租赁行业不太会发生,我们是一个自驾车的模式,我们现在来讲,我们也探讨过,是不是应该推出一个女性用户专署的出行模式,自驾模式就是最安全的,尤其对女性来讲,带司机的出租车、网约车、专车都出现了恶性的事件,你不论司机来源是哪儿,都有比较极端的事情会发生,包括刚才提到,如果未来所有的车,都是无人驾驶的话,这个事情也就解决了,对于我们行业来讲,我们有要面对的安全问题,我们在北京每年有6次重要的会议,这一次青岛上合组织峰会,青岛的分时租赁公司全线停业,北京开两会都没有停过分时租赁,青岛全停了,最害怕的两个行业是分时租赁和租车行业,怕他们拿我们的车撞天安门,我们要解决司机的风险。我们很多技术手段都实现了,即便如此我们处于高度紧张,尤其是在北京这样的城市来做,网约车这方面,出租车方面,目前的确春天很多问题,虽然滴滴之前把顺风车整顿了,新版出来以后又回来了,什么标签那些东西,这一块仍然会是一个比较难解决的问题,终极方案还是无人驾驶。

童捷:6月12号政府办法了一个细则,针对分时租赁市场,具体的名字我不记得了,就是针对分时租赁市场的管理细则,其中强调了对于运营企业来讲,会去规避和监管安全性的问题,这个细则会在7月15日正式实施,其中有一点,说到未来作为分时租赁运营的车辆,一定要具备车内的监控系统,包括人脸识别和环境监控,目的在于此,主要是两点,对车主身份的识别,现在通过手机app可以做活体的验证,如果在手机app上做验证,把手机号给另一个人验证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再去规避这个问题了,一定要在车内有一个识别身份,所以很多车厂有一些前瞻性,很早就预判到这个要出台,在他们车辆的设计里面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了,会在车内多个角度安装内置摄像头,另一个用意是监控整个驾驶舱的环境,比如驾驶舱里是不是坐了乘客,是老人还是小孩,早上还谈到是不是有一些不安全的行为在里面,未来可以看到应该规则会逐渐的普及到很多区域,北京很多一线城市都会出台,这从前装和车辆产品的角度来讲,是硬性的安全。

詹宏波:本身我们服务网约车和分时租赁的企业,大家交流比较多,高德在5月份上顺风车了,我们有很多精力在对付政府,我之前的背景在滴滴待了很多年,在这个事情上就我个人的经验,就不谈高德,从三个方面,一个是车、司机、乘客,我在和很多网约车企业沟通时,大家谈了很多问题,滴滴专车都装摄像头,在监控车内的情况,很早有录音的设备,车内车车外装了一些东西,一直在致力于用户体验和安全方面的改善,我们每一次开战略会议,会提死亡率,不论是代驾还是骑的小车不安全,还是网约车还是顺风车,都有这样的问题,最早黑车运营是极高的。

司机每天上班的时候,滴滴要求租赁公司的司机必须人车牌照验真,拍照上传以后才能上班,滴滴在每一个城市会限制每一个人管多少家租赁公司和多少家司机,要管司机情绪好不好,开不开心,如果不开心就把你停掉让你休息一段时间,会通过这种方式管控司机,在这些事情滴滴做得很好,在司机的管控层面还会有。第三是人乘客,不一定非司机伤害乘客,乘客也会伤害司机,是双向的,有的司机车里放一个扳手,为了?;ぷ约?,有时候不是为了伤害别人,乘客很早以前2015年的时候,滴滴做了六大安全保障,乘客在上车以后有行程时,可以把行程发给家人,在端内可以一键报警,点完就有人给我打电话,你在车上是不是有危险,是不是有问题,这些保障措施做得比较完善,但是用户不知道?;褂幸恍┯没Ь醯梦也恍枰?,装了摄像头你打装车会问你,我们在行程里记录你的行程保障安全,用户是否需要,很当用户点不需要,他觉得隐私被侵犯了,空姐事件出了以后,大家都需要了,出了什么样的事情,不论是从车的角度、社会的角度还是司机的角度,以及乘客的角度,都是要做的,保障安全并不是一个方向的事情,是多方向的事情。

文勇:说到滴滴,不知道悬赏100万支付出去没有,在营销领域还是吸引了很多眼球,从市场的角度来说,车厂更关注的是产品,从产品角度我想说一下,随着分时租赁和网约车需求出来以后,车厂是多了一个需求,以往车厂面向的目标是个个人,产品是2C的,我们像崔总这样的公司未来会有需求,会有一些定制化的需求,车厂一定要满足,聚焦到安全领域来说,我们也可以分两个维度,2B和2C的安全,对于出行公司是需要资产的安全、车辆的安全,我们也听说有轮胎被盗,车辆内部的方向盘被拆掉,都存在这种可能,未来类似于共享出行车厂会有一些不可拆卸的零件,给我们运营商。

在面向车主、用户刚才也提到我们保证的是两个安全,一个是用户的信息安全,信息安全上午聊得很多,现在我们认为是一个过度阶段,车厂还不是一个非常大规模的需求,就把这个工作交给了后装的厂商,比如说用破解的方式去做监控盒子,这对用户的隐私?;な遣焕?。

另一个用户安全领域,是行车的安全,接触到共享出行的很多用户,很多共享出行有做运营的朋友,都说车辆每年的出险是比较大的支出成本,在这个领域上,这宽车上也可以做,比如我们未来的自动驾驶,自动驾驶到来的时候,移动的需求和司机是三方的关系,未来自动驾驶出来以后,只有两方的关系,就是机器和用车者之间的关系,这会更简单,在安全问题上,也会更加容易去保障现阶段对于这种驾驶的技能不太熟的有一些驾驶的机型给车主,保证安全体验。

李尚城:车辆的前装安全也是在国家的车联网标准体系里,有一些体现,现在几位讲的顺风车和滴滴,做的是安全的防护,都是后装,分时租赁如果司机把线拔掉,有犯罪意图的,把安全设备破坏掉,这是做不到的,在前装市场,要做出行服务的特点,要在车里加入一些前装的集成技术,就跟仪表和整车的行驶驱动电板接在一起,是不能破坏的,如果车租出去了,碰到有想法的司机,想把这个拔掉,那车也开不走了。

再有一些安全的认证,之前讲到的,做网约车出行过程中,在车机上就有一个给客户展示的app,可以点开直接认证,免掉了通过手机和可能多一环节的安全故障,通过车把安全展示出来,所以在安全这一块,后面也是有很多的工作可以做,能间接的提升出行的安全,谢谢。

主持人:全国有几百家出行公司,在这些出行公司百花齐放过程中,有多少会行下来,还是会回到共享单车的厮杀之路上,还是大平台并购小平台,现在吉利的曹操,长安出行等,以及互联网的出行公司,谁会成功,这个先请文勇说一下。

文勇:现在属于一个百花齐放的阶段,未来在共享出行领域,我不认为会形成寡头垄断的局面,哪怕是现在在网约车领域,有滴滴出行的公司,这里面可能有两个基础的考虑,一个是地域性,中国市场非常广大,梯度非常大,我们有限排限行的一二线城市,也有五六线的城市,需求的多样性是存在的,不可能有一个公司能满足所有的需求,地域性的另一个特征,我们还是存在地方?;ぶ饕宓那榭?,当地的政府更愿意跟当地的企业进行合作,可以提供一些政策上的便利,进而形成小市场的壁垒,这也是存在的。这是从市场的角度,另一个角度是从技术的角度,不能简单的把共享汽车和共享单车做一个问题,是不是今后所有的车厂都变成有车出行的代工厂,这是很大的问号,刚才提到终极的状态是自动驾驶的服务,车厂很传统的厂家,在自动驾驶领域深耕了很久,日产在40多年前,已经启动了自动驾驶,并不像大家想的核心技术只有互联网公司才可以,核心技术掌握在车厂,一旦看准了这个领域,在这个领域发力,会有它的市场占有率,这是我的观点。

主持人:我们给郭总。

郭总:今天下午我没有到会场,因为我们在做武汉市分时租赁的联盟,您刚才提的问题我们特别感兴趣,到现在为止我们真的找不到答案,能看到远处有光,路怎么走,还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出行这件事,今天上午有一位代表讲了,厂家直接做出行估计做不好,有很多东风的代表,回去别和领导汇报,我觉得既然开这个分享会,可以各抒己见,讲一点自己的看法,车厂对出行这一块的理解,必须要跳过原来的思路,原来是针对家庭和个人设计,现在要对出行公司做设计,他们面对的是出行公司的团体,出行的需求也会细分,现在我们粗分已经分成了网约车和分时租赁,以后还会再细,每一个城市都会有自己的特点,这样的话对车厂原来的DNA会造成一个很大的冲击,主要做出行这件事,要管车管人,这件事真的是出行商来做更合适,厂家并不是没有机会,前面有一位嘉宾谈到用资本的方式或者其他合作的方式来介入到出行市场,这个方式既快速也比较好,前提是厂家愿不愿意放低自己的身位,原来是整车厂主导,现在是服务角度,这需要很大的魄力谢谢。

主持人:刚才从安全和资本从资源上进行了一些讨论,我们在共享汽车发展道路上,还有哪些路障需要突破,请有车出行的崔总发表一下。

崔睿哲:这个东西得顺着说,我的观点和大家还是有很多比较接近的地方,要先谈一下,这个问题要分两部分,我们刚刚说的出行,又说了网约车,也说了分时租赁,网约车一家独大了很久以后,出现了很多碰瓷的投资,比如曹操走的新能源路线,他们是有机会的,我不希望看到滴滴一家独大,分时租赁是另外一种景象,分时租赁国内注册的300家企业,我们知道的可能100家,规模稍微大的有几十家,有两家比较大的,其他都差距比较大,有主机厂背景的目前规模都很大,因为确实有钱,创业公司普遍有一个特点,自己不买车租车玩儿,拿着资本的钱在短时间内把规模做大,比如说一个城市四五千台这样的规模,我觉得大家没有把这个事情琢磨明白,现在的老大老二事件是能想明白的,他们没有想明白在规模扩张上,没有一个明确的逻辑,我们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分时租赁百花齐放,也可以说群雄混战,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分胜负是3、5年后,谁能活下来是关键,大部分创业公司都会死掉,他现在这么玩法,如果资本的钱一旦续不上一个月,就死掉了,而且灰飞烟灭什么都没有剩下。

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囤积资源,尽可能的囤积多的车牌和车,包括停车位资源,这方面的东西,可能有3、5万台车,才有可能在3、5年后,真正这场仗开始打的时候,有可能赢得一席之地,不是垄断,分时租赁我觉得不会出现寡头,因为它的区域性非常强,和滴滴不同,滴滴是全国用一个就可以了,分时租赁会出现区域性割据的情况,比如南方有一家,华东有一家,我觉得会有好几家,每家规模不会小,如果分时租赁公司一家的体积没有神州大,这个行业就没有到成熟的阶段。

现在这个时间点干什么?就是抓紧囤资源,现在有什么障碍和突破,这要回到分时租赁企业,大家都觉得不挣钱不盈利,为什么要干?这个问题我有一些不同的观点,一个是总的看这个行业,分时租赁要把重点落在“租赁”上,你还是租赁行业,租赁行业应该看神州,应该是神州的模式,神州怎么挣钱,神州不靠租赁挣钱,靠二手车残值挣钱,现在所有的创业公司全都忽略了这一点,大家都没有看残值,租车干的没有残值,大家都想着靠租车把这些挣回来,真的不太可能,大家说新能源车没有残值,这要看未来,我认为新能源车一定有残值,会越来越高,这就是生意在将来三五年,在车的产品更成熟,续航更长,产品更稳定之后,这个事情是一定能达成的。

还有一点是本身运营来讲,也存在很多问题,大家在拿分时租赁打网约车这件事,从根本上出现问题了,分时租赁在便捷性上不可能和网约车竞争,现在推出一些A2S东西太扯淡了,一个10公里内用网约车,非要让他用分时租赁有一点扯,大家要关注用分时租赁的人的需求是什么,也许就是租赁的需求,是中长距离的需求,为什么要自己开车?可能开的时间和距离比较长,要去好几个地方,自己开车方便,你应该把客单价做高和租赁时间拉长,而不是分时租赁车要被租十次,我的观点是这样的,你在做这件事时会发现,你的成本会大幅度下降,因为我们在提高收入的时候,一定要把成本降下来,不然商业模型不可能成立,怎么降成本?分时租赁成本占很小一部分,你的人力成本很高降下来这部分成本,是在降低车辆的周转率,提高车辆的单一使用时长和距离,就说这些。

詹宏波:分时租赁业务现在有待于突破的,刚才也提到比较多,我想提自动驾驶技术上,我们一直在讲应用于分时租赁场景下的自动驾驶,是L4L5级别,的确太远了,什么时候能落地,不仅仅是技术的问题,我们仔细想想,分时租赁的场景下,刚才崔总讲了,还有两大成本,一个是人工的和运维的成本,另一个是停车的成本,能不能结合这两个场景去考虑一些在近期,用低成本的方式区市县的自动驾驶技术,如果我们要去把自动驾驶应用于日常的驾驶,考虑的情况就太多了,这个车辆的成本就非常多,自动驾驶的技术就非常复杂,如果考虑到只是为了满足地勤调度,就是网上凌晨2点以非常低的时速在路上开,车里面也不会有人,这是降低地勤人员的运营和停车的成本,在这个角度来讲,主机厂是有非常大的挖掘空间的,我们能去突破一些低成本的,能更快落地的自动驾驶的方案。

詹宏波:我们有很多的业态,会发现不管是分时还是网约车,区域性的企业,在不同的城市里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分时租赁一定是在当地需求更旺盛一些,第二个观点是关于新能源问题,曹操能把自己的帐做平了不亏了,这是唯一一个不亏钱的,在网约车方向还是这样,分时租赁我们分享的时候,认为是三个买卖,第一个是房地产买卖,有多少停车位和充电桩,有多少资源配合分时租赁的业态,第二是看分时租赁的车残值怎么处理,这是为什么很多企业在讲残值怎么算,大家的换算模式和残值的处理路径,可以决定和是否赚钱和赔钱。第三是赚钱的买卖,分时租赁大家会看每一天分时租赁赚多少钱,和网约车不一样,网约车大家算得更急进,包括滴滴会发现一到下雨天和路况有问题的时候,都会有问题,网约车真正是在于车辆,政府如果给更多的牌照会更好一些,每一个地方城市都有自己的网约车条款,每一个车厂知道生产能力怎样,能给的最低的价格和维保的能力,这是在这个层面上比较好的,第三个层面是运营效率,不论曹操神州和首约,大家觉得我要去融资还是做别的,会发现司机一天5到6单,网约车买卖高峰期吃不饱,我认为网约车和分时,大家都在看,还有一个其他的观点,除了车厂在成为网约和分时租赁的企业,很多互联网企业也在做,他们会认为第一资本层面有更多的资源,第二在运营效率和产品技术能力上,能赋予更多的能力,第三相对比较灵活,因为我和BBA的人也有聊过,他们做一个超过100万的活动和项目,三个月以后可能报得下来或者报不下来,70%报不下来,在这样的运营效率里,和以前的互联网企业PK,根本不占优势,很多朋友已经转战到其他的互联网公司,大概的观点是这些。

文勇:我谈一下对运营出行的公司的建议,就是聚焦用户和需求,这是最根本的企业生命力的来源,对于车厂来说,目前我们分时租赁,更多的是一种尝试,现在两个焦虑的点,一个是安全,如果按照现有的品质来做,是做不好,车厂本身是非常长的产业链,转型做服务,基于现在的体制和人马是非常有挑战的,如果车厂向这个方面来做,与互联网公司合作,我们内生性的在团队里孵化事业部的方式来做。

李尚城:我非常认可车厂和互联网公司必须要联合,在共享汽车方面有突破,我们在用支付宝看到里面已经有共享汽车的链接信息了,第一个突破需要车厂在互联网领域里,提高用户认知度,第二是在车上这两个公司要紧密配合,中午和崔总聊过,他的运营成本里,车的成本也占一部分,现在和北汽的某一款车正好符合分时租赁的需求,20块钱充30分钟跑100公里,去衔接一些业务,这些车的定制化需求,可以通过出行的互联网公司向整车厂提供改进的要求,整车厂公司收集到要求时,按照这个出行规划处产品的性能更高,成本更低的一些,专门为出行打造的车辆,结合这两个突破,共享汽车会越做越大,越做越强,谢谢。

主持人:感谢各位嘉宾的分享,在我们出行当中,我们可以快速的培养用户习惯,希望大家有空来联友看看我们的网联、出行和自动驾驶。

刊发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车云网观点。

相关标签:
智能汽车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
507| 912| 424| 579| 728| 976| 621| 404| 232| 576| 25| 820| 343| 761| 349|